夜很長,風很涼

茶太香,卻無人嘗!當秋風嗚嚦,躲躲藏藏,流過窗臺,吹滅燭光!當啞燕回廊,月色荒涼,枯枝落葉,寂靜斷腸!當孤影推開腐朽的木門,月光寥落了些許情長,梧桐的枯葉鋪滿了亭廊,風吹過,發輕揚,我沉默,心太傷!當年輪輾壓而過,無聲的眼淚卻附上了這些年的情和愁,我失落,扶起窗臺上的粉末,秋風拂過,灰也難過!腳底的石階,牆角的黑墨,多少年的過錯,我都獨自一人倉皇失措的走過!濃雲卷起千翻愁,我低頭,看秋末,月色渡清愁!
  
  有些文字,太過深情,卻也無法述說心底的愁緒,有些話語,明明想說,卻又沉默不語寂靜難過!很多年的以後,我不知那些舊年裏的誓約,還能不能像從前一樣輕易說過,而後又靜靜承受!最後站在你的面前說出兌現的承諾!我不知道,那些年的花開花落,還能不能堅持到年華韶末,而後又開又落,最後落在風中輾轉飄落!有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在不經意間悄悄的感傷了,心痛了,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悄悄的落下,而我自己不爭氣的哭了,是因為想念,還是因為沒有和你在一起!我只是一個看不透紅塵的人,喜歡躲在燈火熄滅的屋子裏,煮茶聞香,執筆寫墨!
  
  這些年,我沒有去惦記太多的曾經舊事,偶爾心情低落,偶爾淋雨望天,很多時候都是躲在這個房間,吹吹涼風,拾撿秋色。這些年華流過,歲月催人後,青絲淺卷,白髮結垢。秋風滴落秋思雨,秋雨連折相思情。每當冷風流過窗臺我靜靜沉默,看燈火搖曳,窗紙斑駁,見門後孤影,惆悵低落,看夜空漠漠,星也錯落!誰衣衫單薄,雙手緊握,折斷筆墨,是否這痛太過懦弱,墨染紙闊,打濕畫作。看這汙墨流過,畫中景色漸漸埋沒!你可知,這日思夜想,遲遲不忘的舊年舊事,全都刻畫在這裏,而如今,相思輾轉,卻也破末!
  
  很多時候,一個人喜歡走在這個腐朽的門後,打開吱呀的窗後,眺望一下枯枝散末,看秋水無光,看落葉彷徨!儘管無月無光,儘管深夜漫長,儘管無人作陪,卻也閑的追憶,那些年華,緊握杯酒,對風長飲,輕咽酒聲,輕咳愁緒。這酒的濃香,醉了我的思緒,醉眼朦朧,看遠處燈火妖嬈,卻也刺痛我心底的情長。聽手中的酒杯掉落,看這杯中的酒輕輕灑落,自己癱軟而坐,坐在這酒打濕的角落,手指悄悄的拂過,血液緩緩的滴落,眼角淚滴滑落,打濕青衫衣後,落在這傷口的輪廓上!這停不住的血,靜靜的滴落,這止不住的淚,輕輕的滑落,多少心酸的故事,多少陳年往事,多少次的回憶,都禁不住這些年華的催促,再也經不起這韶華的泯滅,看酒的淚光,見倒影滄桑,而我看見自己慢慢老去的時光,留不住的記憶,藏不住的深情,都在這一刻,這一個角落,悄悄上演開來。
  
  涼風夜半,啞岸無光,自己這受傷的手,在也撿不起這破碎的酒杯,輕輕撫摸著掉了灰的牆,這灰白的粉末無聲的掉落,我害怕會忘記以前的回憶,就在這掉了灰的牆面,用我流血的手,寫下字字深情的話語,聽著指尖摩擦灰白牆面的聲音,看這漸漸滄桑的字跡,仿佛很多回憶都在這裏徘徊,仿佛很多話語都想留下,若隱若現的字跡,漸漸蒼白的嘴唇,當自己再也沒有力氣舉起手臂,當自己再也沒有勇氣在寫下去的時候,這風冷冽,這淚冰涼,這血好鹹,自己癱軟在這角落,任那涼風吹過,任那孤獨黏獲!青絲掉落,抽噎難過,此生不長,偷偷活過!
  
  聽,木門被風推著吱呀,看著這被黑夜埋沒的夜空!短短不高的窗臺,深情不減的自己,落葉輕輕劃過的悲傷,癱坐的心傷,流血的手上,孤獨的時光,綿延的淚光,有誰曾說道不去冥思苦想,不去挽留悲戚情長,那些微涼的心房都已恨透塌方。那些心傷的故事不在捆綁著流血的眼淚和泛黃的紙央。灰白的牆上,乾渴的血傷,心痛的文章,刺痛了紙張。我緊緊擁抱住了冰涼,無言的灰色眼光,看著這漂泊的秋色慌張的走過褶皺了衣裳。撕裂的衣角,骯髒的牆角,破碎的酒杯,荒涼的街道。這些埋沒的記憶如今也劃下了此生的迷茫。昏黃的燈光,刺眼的光芒,泥濘的鞋腳,流血的手上。誰心灰意冷用這被風吹幹的血擦拭這面滿是字跡的舊牆。乾枯的心房,枯涸的淚床,蒼白的唇角,心碎的耳旁。不去聆聽長長的故事悲涼的舊傷,予我一段深情惶惶的回憶,恨透這一季漂泊的時光。
  
  看,這夜色埋沒的情長,褶皺的心傷,折斷的指尖,冰涼的臉龐也還有一兩滴渾濁的眼淚,誰一如落葉這般迷茫,誰又像這昏黃的燈光。誰害怕這些刺痛的記憶散盡了悲涼!誰這些年還在這裏癡癡相守久久無望!誰的心傷埋沒了夜色的荒涼,誰的心上還紮滿了刺痛的淚光,誰的情愁孤獨無常,誰的故事滿是悲傷,誰的紙上攤滿了相思幾張!誰的心思為此挖空篆刻那一張模糊的樣貌,不知不覺就已清明雨上,不知不覺就已秋深冬涼,很多年以前的記憶也還是那樣,我在想,心在傷,只是這愁濃了,只是這傷深了,只是這情真了,只是這恨淡了。
  
  有人說,悲涼的不是故事而是那個訴說故事的人。有人說,深情的不是文字而是那個癡癡不忘的人。有人說,你忘記的不是回憶而是不曾入心的記憶。也有人說,你等候的不是曾經而是過去。你說這些不懂真情的人,會不會懵懂這幾筆幾畫的愛情。曾不以為然的自己忘記了那些簡單而又深奧的話語,如今的自己是不是等了回憶懂了花語。是不是動了真情痛了話語!年華韶許,舊夢成灰,真情不悔,記憶輪回!哀歎的苦澀,悲涼的景色!
  
  年華韶許,舊夢成灰,落寞的深情,靜靜的夜色,低頭的自己,倉皇的眼色!
  
  年華韶許,舊夢成灰,冰涼的溫度,乾渴的胃肚,流淚的自己,失措的無助!
  
  年華韶許,舊夢成灰,孤獨的回復,傾注的情賦,悲傷的自己,難過的愁楚!
  
  年華韶許,舊夢成灰,緊緊的擁住,冰冷的抽搐,悲涼的自己,苦澀的撫觸!
  
  夜,早已深涼,指尖的傷口早已凝固冰涼,蒼白的臉色,乾咳的自己,卻又沒有溫暖的擁抱,失落的心情,悲鳴的秋風,昏睡的老鴉,呆坐的自己,慢慢的扶起這陳舊的牆角,刺痛的指尖,破舊的窗前,困惑的流年,老去的時光,我還是自己,我還在這裏,低著頭,念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