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可以再在一起慢慢的變老


  
  
  曾經以為,只要我愛你, 很愛很愛你,就會執手一生,不離不棄;曾經以為,只要你接受我對你的愛,我可以不要你的愛,一分都不要;曾經以為,只要每天都能感覺到你的存在,我便物業二按別無 他求;曾經以為,愛一個人可以只是在心裏暗暗的,默默的,並不需要對方清楚明瞭;曾經以為,你喜歡不喜歡我,我可以不在乎,只要我能暗暗喜歡你就已經足夠 了。歲月,流水一樣淌過,一路走來,太多太多的事情真的是很難忘記的,如這樣的夜,不自覺的就想起你,想起,心便湧起一絲柔軟,想起,心便蕩起暗香漣漪。
  
   今夜,漫步在歲月的最深處,一個人靜靜的感受寂靜的夜,透過闌珊的夜色,看著這朦朧的月夜忘情的炫舞著,月光飄灑在發絲上,那樣的輕盈,輕盈飄落的沒有 絲毫感覺,想來,是不忍心驚擾我吧!又或許是這月色正在演繹著一場摯真摯純的愛念吧。我知道,紅塵正面的生活態度中你我終不能執手相伴。也懂得,因為時間,因為距離我們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可是如果你對我說了一句話,我就開心的不知怎麼手足無措;有時那怕是你在罵我,我也激動的不知所措;難怪你總是說我……
  
   此時一份無法抑止的憂傷從心靈的深處飄忽而來,穿過斜風細雨如蝶翼般幽幽飛旋在我的眼眸裏。刹那,一絲疼痛漫過我的心海,漫過我的身軀,最後,化作煙, 化作霧,飄散遠去。而我,仍會在你離去後沉浸在你曾經用文字為我編織的一簾旖旎的幽夢裏。夢裏,微笑著溫潤你曾經給過的甜蜜。感動著你曾入微細膩的體貼,感謝著你曾用最深的柔情呵護。如此,即使這些美好的曾經都遺忘在那個夏天,遺落在那個梔子花開的季節。只要我們在彼此生命停留過,絢爛過,哪怕在你的世界裏不留一絲痕跡的散了,落了。我也會讓它永恆的定格在我的心底裏,溫潤在我的生命裏。
  
  你看,這麼大的世界,這麼多的人。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我遇到了你,你也遇到了我。挺好,那將是多麼的浪漫,你認為預見更好的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