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如風的念

日子慢慢的變得極為平淡,紛擾的心境在塵世的邊緣也變的極為安靜,也許吧,我只想做一個過客,看人來人往,看花開花落,恍然間在那落葉飄零的季節迷失,亦或者我從就沒有走出過那片原野,簡單的闡述我只想給自己一個交代,守著的,念Pretty Renew 代理人著的,不過是站在原點看著時光走過留下的殘影,竟然感覺到一絲的惆悵,多年以前那聲純粹的笑聲再難尋覓,不止一次的循著流年的步伐回望那一抹純真,我看到了,看到了那些膚淺的可貴,心老了,漸漸的喜歡上了一個人的日子,塵封的心念就如同那泛黃的日記,看一次眼睛便會濕潤一次,有些脆弱不是想掩蓋就掩蓋的了的,總有一個缺口會把那氾濫的情愫彙聚成河,流著流著也就習慣了。

任性的逃離,卻在最後忘記了時間的殘酷,恬淡流年,我終究Pretty Renew 代理人拿不出一種真摯的思緒來將我內心的惶恐填堵,沉默於我來說總是好的,沒有喧囂的背叛,沒有浮誇的輕飄,一些言語的謬論就在靈魂的背面被揭穿,是狂歡又或者是憂鬱,卻可以在那一隅無Pretty Renew 代理人需造作的流露,骨子中滲透的東西很難改變,我可以不假思索的拒絕,卻又無法承受一種愧疚,也許感情的真,要麼幸福,要麼會很痛很痛,歲月就如同這季節一樣,從未停止,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以後的日子再也沒有那樣一幅永恒不變的畫面了,每一幕都在以後成為一種無與倫比的美麗,直到葉落,直到日暮,直到這一程就剩下回望。